纪念中共中央南方局成立80周年学术研讨会征文通知            关于2018年度广东省社科规划课题(党史特别委托项目)申报通知           
当前位置:要闻动态>纪念活动
主政南粤多建树 ——纪念陶铸诞辰110周年
2018-01-15
来源:广东党史网 作者:梁向阳 作者:

编者按:2018年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陶铸同志诞辰110周年。新中国成立后,陶铸同志曾在广东工作长达15年,为包括广东在内的中南地区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倾注了大量心血,做出了重大贡献。值此之际,谨以此文,缅怀他在南粤大地艰苦卓绝的一段工作历程和清正廉洁、坦荡无私的奉献精神,希望更多的共产党员,铭记先辈革命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做新时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

陶铸同志(1908—1969)

1908年1月16日,陶铸出生于湖南省祁阳县。他青年时期就积极投身革命,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共中央中南局担任领导工作,1951年2月任中共广西省委代理书记,主持广西剿匪工作。随后,陶铸奉调广州,于1951年11月出任直接领导广东省工作的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四书记。从那以后直至“文化大革命”爆发,陶铸长期在广东担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等领导职务,为包括广东在内的中南地区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倾注了大量心血,做出了重大贡献。

建设广州,重新塑造祖国的南大门

广州作为广东的省会,新中国成立初期却是城市破败,千疮百孔。陶铸十分关心广州的建设,亲自找当时的广州市委书记王德说:“广州是大革命的发源地,是祖国的南大门,我们要抓紧时间,把广州建设好,让海外归侨一踏进南大门,就看到解放后的新中国的新气象。”

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和地方的财政经济都很困难,对广州整治工作也有不同的看法。但陶铸认准是该办的事,有再大的困难,他都会挺身而出。1953年5月,陶铸兼任广东省人民政府代主席,决定把广东省市政建设经费中的四分之三拨给广州市。他还亲自与省市其他领导研究广州的建设规划,提出具体意见。市郊黄埔公路的改建,广州至从化温泉公路铺沥青,还有东风路的修筑、中山八路的扩建,以及白云山风景区的设置,海珠广场的美化和市区几个公园人工湖的修浚工作,都是在陶铸的具体想和指导下完成的。

1958年,陶铸在广州市清平街参加清理淤泥劳动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广州,称得上是公园的仅有一个中山公园。陶铸积极带头并发动机关干部义务劳动,改造臭水沟、沼泽地,挖淤泥,建人工湖,接连在广州市内建成有山有水的7个公园。著名的麓湖、东山湖、流花湖、荔湾湖,就是他精心组织的。珠江两岸的整顿改造和建设,就是在他亲自关怀督促下完成的。著名的广州华南植物园,就是他一手规划指导建成的。广州的每一项市政建设,都倾注了陶铸的心血。

因地制宜,提出把全省工作重点放在农村

新中国成立前的广东省,粮食一直不能自给。最初几年,广东每年要从外省调进粮食。1953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结束后,陶铸从广东的实际情况出发,坚决地提出把全省的工作重点放在农村。他以亲身在农村深入调查研究的第一手材料,写出了《广东省第一个五年计划以农业为重点的依据》的专题报告。1955年9月,他在中共广东省第二次代表会议上要求,省、地、县委都要全力以赴地把农业生产搞好。当时,中央尚未正式提出“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方针,陶铸坚定地提出把全省工作的重点放在农村,充分体现了他的远见卓识。

20世纪50年代,陶铸在广州白云山干部试验田里劳动

为了发展农业,陶铸十分重视水利建设。从1954年开始,他领导全省人民掀起了兴修水利的热潮。全省有名的水利、水电工程,如雷州半岛的青年运河、防风林,阳江海陵大堤以及流溪河水电站、新丰江水电站、高州水库、汤溪水库、深圳水库及东江引水工程等,都是陶铸亲自决定的。全省起关键性作用的大型水利工程,座座留下了他考察的足迹。他特别重视农业科学研究,在培育良种、发展经济作物等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他还十分关心绿化,特别是森林建设,组织、规划设计了粤北的九峰山林场、怀集林场、雷州林场、连山林场、海南岛东林场、岛西林场等一批大型林场,总数达数百万亩以上,让南粤大地的荒山秃岭全部披上了绿装。在以陶铸为首的省委的正确决策下,广东省农业得到迅速发展。到1965年,广东省粮食不但可以自给自足,改变了多年来吃粮靠外调的局面,而且每年还上调国家商品粮10亿多斤。

组织生产,奠定建设新广东的工业基础

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工业基础十分薄弱,特别是重工业几乎是空白,而广东又处在国防前线,国家基本上不在广东安排重大工业建设项目。陶铸从大局出发,根据广东实际,强调充分利用、发挥资源优势和人才优势,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发展工业。他说:“只要有三四年时间不打仗,我们就可以把工厂盖起来,并生产出成品,赚回成本,活跃国民经济。”并指示:“广州市应该建设成为以轻工业为主,又有一定重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城市。”他坚持认为:广州市的工业建设应以轻工业为主,但决不能仅仅满足于只有轻工业。为此,他决定扩建广州重型机器厂,新建广州氮肥厂、广州钢铁厂等一批重工业工厂。扩建广州重型机器厂要生产大型的设备,需要有二千吨以上的水压机,这种机器当时全国只有三台,陶铸亲自向中央有关部门联系,终于给广东调拨来了一台。

1958年4月,陶铸陪毛泽东参观广州造纸厂

陶铸还千方百计组织力量进行重点企业建设。在国民经济的恢复时期,陶铸从实际出发,连续几年,在全省以县为单位,大抓“五小”工业(小五金、化肥、水泥、电力、水利),并大小结合,把广州原来仅有的几十个人的小型纺织加工厂,扩建成三个大的纺织厂。他还亲自给中央打报告,批准在广州建设一个造纸厂。在他和省委一班人领导下,到1958年,广东的钢铁、造船、机械制造、化肥、化工、轻工业等工业项目都逐步发展起来,为广东的经济建设奠定了重要基础。

重视统战,善于发挥各方人才的作用

在主政广东期间,陶铸十分重视做好对各界人士的统战工作。他在党内许多会议上反复讲:广东这个省份资本主义发展较早,又是孙中山的故乡,是民主革命和国共合作的发源地,民主人士多,老朋友多,港澳同胞90%以上是广东人,广东的统战工作做得好,对海外影响很大。他在主持广东工作期间,每年至少有两三次同党外知名人士举行座谈会,向他们通报党和国家的重大事项。在他亲自安排下,先后有8位党外人士担任了副省长,10位担任省府正厅局长,31位担任过副厅局长。许多有代表性的民主人士如李章达、陈汝棠、蚁美厚等,都和陶铸交谊至深。

陶铸十分重视知识,重视人才,爱护知识分子。在广东,陶铸有一大批高级知识分子朋友,一些知名教授、专家、学者诸如陈寅恪、陈耀真、毛文书、杜国庠、浦蛰龙等,都是他的知交。他经常亲自登门求教,促膝谈心,倾听意见和要求。举凡他们的学术研究、职务安排、政治待遇以及生活上的住房、坐车、医疗等问题,陶铸都不时过问,亲自督促落实。

1958年,陶铸和下乡参加劳动的中山大学学生亲切交谈

陶铸也是党内最早注重正确对待知识分子的领导人之一。早在1955年12月,他就在广东省知识分子工作会议上明确指出,知识分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61年,他在讲话中公开提出,不要再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个名词了。1962年,在广州召开的全国剧协会议和全国科学会议上,陶铸第一个发言,主张给知识分子“脱掉资产阶级的帽子”“应该叫人民知识分子”。当时参加会议的周恩来、陈毅等中央领导也予以肯定和赞赏,并分别发表了为知识分子“脱帽加冕”的重要讲话,在全国知识界引起极大反响,使广大的广东知识分子深受鼓舞。

亲力亲为,热情关注文化宣传事业

陶铸历来重视文化宣传工作,在革命战争年代,他就亲自抓报纸和文艺,鼓舞士气,团结人民,战胜敌人。

1964年,陶铸在珠江电影制片厂视察

如同在戎马倥偬的革命战争年代一样,陶铸在领导广东的工作中十分关注宣传和文化工作,深信“没有文化建设不了社会主义”。他亲自倡议创办了《羊城晚报》等群众喜闻乐见的报纸,盖起了科学馆、电影制片厂等一些重要的文化设施。为关心爱护知识分子,他专门成立“高知”办公室,帮助高级知识分子适当解决副食供应,给予必要的照顾。陶铸还非常重视文化建设和各项社会事业。在他直接关心下问世的《欧阳海之歌》《南海长城》等脍炙人口的小说和戏剧、电影作品,把政治性和艺术性有机结合起来,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1965年,他领导组织中南地区的戏剧汇演,历时一个半月。这次汇演有3000多名戏剧工作者参加,先后演出50多个剧目,成为当时文化界的一件盛事,对推动我国文学艺术的繁荣和发展发生了积极的影响。

陶铸还特别重视教育事业的发展,亲自兼任暨南大学校长,带头为学校的建设捐款。每年春秋两季,他坚持与教育工作者见面座谈,并定为制度,戏称为“春秋二祭”。这给许多知识分子以极大的鼓舞,使他们对党和政府感到特别亲切。

率先垂范,彰显共产党人的初心与本色

陶铸一生忠于革命,终于党的事业。他在1959年1月间所著的《松树的风格》中有这样一段话:“所谓共产主义风格,应该就是要求人的甚少,而给予人的却甚多的风格。”他号召党员干部学习“松树的风格”:“只要是为了人民的利益,粉身碎骨,赴汤滔火也在所不惜。而且毫无怨言,永远浑身洋溢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的精神。”

陶铸注重实际,不尚空谈。对于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他总是注重进行实地考察,集中群众智慧,提出解决办法。他在广东省和中南局工作期间,每年都要抽出三四个月以至更多的时间,深入工厂、农村、学校,深入山区、海岛和生产第一线,解决问题,总结经验,指导工作。他曾经说:“调查研究与一切经过试验是我们工作方法中的重要方法,对于唯物论者来说,这是工作中带根本性的方法。”

1954年,在广东从化参加劳动

陶铸艰苦朴素、严于律己。他每次到基层工作,总是事先“约法三章”:不准迎送,不准请客,不准送礼。并让随行人员监督检查,具体落实。他下乡蹲点,从来都是轻车简从,坚持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他特别反对摆阔气、讲排场,坚持反对假公济私。他在广州工作和生活多年,居住的房子从来没有更换过。住房维修时,因维修费超过了预算,他还将自己多年的积蓄上交机关,以补维修款之缺。有人建议在广州从化温泉建楼办公,他坚决反对。

在陶铸的带领下,广东的绝大多数干部工作积极,克己奉公,气氛活跃,工作成绩突出。陶铸常说,我们是当权的党,但不能滥用权力,人民给我们这个权力,就要为人民办好事情。“我们的每一项政策,每一个行动,都是为了群众的利益。”正是基于对党和人民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和极端深厚的感情,陶铸几十年如一日,克勤克俭,清正廉洁,始终保持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

(作者梁向阳: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处长)

责编:王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