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中共党史学会关于补办入会登记手续的通知 广东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关于补办入会登记手续的通知
当前位置:要闻动态>党史要闻
“红色广东 薪火相传”系列报道:红陵旭日映初心 英雄热血铸丰碑
时间:2019-09-30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广东党史研究室、广州日报

        9月的广州,艳阳高照,街头小巷猎猎招展的五星红旗,传递着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喜悦。中共三大会址纪念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黄埔军校旧址、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广州是一座含金量十足的红色之城,作为近代民主革命和大革命策源地之一,广州拥有丰富红色革命文化遗产,目前已确定115处红色革命遗址。今天,新时代红色文化讲堂、红色旅游精品线路、红色展演、红色微故事、红色旅游村等创举让广州红色历史场所迎来新的热度和契机。随着广州红色主题文化活动持续升温,越来越多的人走进红色旅游景区,去感受历史的熏陶,感念先烈的丰功伟绩。

       中共三大会址:大革命风起云涌从这里出发

       林荫清凉,红砖隐现。从热闹的广州东山口拐进恤孤院路,则是另一番幽静景致。在一栋栋绿树环抱的西式小洋楼中,一座极具历史韵味的砖红色三层建筑特别显眼,这里就是中共三大会址纪念馆。1923年6月12日至20日,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以下简称“中共三大”)在这里秘密召开,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瞿秋白、蔡和森等来自全国各地及共产国际代表不少于40人出席大会,他们代表了全国420名党员。

       今天,中共三大会址的那幢两层小楼早已不复存在,它毁于1938年10月侵华日军对广州的轰炸,现旧址已化身遗址广场,只留下会址地面、墙基遗迹,从广场地面的透明玻璃往下看,还能清晰看见其被日军炸毁留下的地基原貌。

       走进纪念馆,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栩栩如生的人像,9位当选为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的代表正围坐在长桌旁开会。身着米色西服的陈独秀站立演讲,毛泽东穿一件浅蓝色中式长衫,手执毛笔,侧耳细听。中共三大会址纪念馆副馆长黎淑莹告诉记者,毛泽东一生之中来过广州11次,第一次就在1923年6月来广州出席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巧的是,这一年,毛泽东正好是30岁而立之年。“中共三大,毛泽东从一个地方湘区干部成长为中共中央委员会秘书,第一次进入中央领导决策层,对于毛泽东个人成长而言,‘中共三大’是一大转折也是一个新起点,可以说‘中共三大’锤炼了他。”

       中共三大是迄今唯一一次在广州召开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它通过了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决定。纪念馆里陈列的一系列由中央档案馆提供的中共三大文献真实地记录了当年中共三大的风云激荡。记者看到,陈独秀起草的《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议决案》规定“中国共产党须与中国国民党合作,共产党员应加入国民党”,记录清楚显示:以21票赞成、16票反对、3票弃权而通过。“当时的争论激烈程度可想而知。”黎淑莹说。

       中共三大开启了革命统一战线的先河,极大地推动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1924年1月,国共两党的第一次合作在广州正式形成。从此,广东成为国民革命的中心。

       今天,中共三大会址所在地位于广州繁华的城市地带,遗址广场、春园(中共中央机关旧址)、历史陈列馆和旧民居5号楼组成的会址纪念馆,成为红色文化热门传承地。小小“红色文化历史讲解员”,“地图里的红色记忆”研学活动……青少年们纷纷走进中共三大旧址,追寻革命前辈的足迹。黎淑莹说:“特别是广州8月1日起11家博物馆(纪念馆)实行夜间开放后,来这儿的亲子家庭增加,周边的居民来得也多,中共三大会址与周边社区居民的联络越来越密切。”

       广州农讲所:全国农讲所的“母校”

       农民运动的星星之火最早是从广州农讲所向全国燎原的。

       “毛主席当年可能吃过这棵树上的龙眼。”经过广州农讲所崇圣殿前一棵百年龙眼树时,农讲所馆长颜晖跟记者打趣道。在颜馆长眼中,即使是馆里的一棵百年龙眼树,都是与革命伟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历史见证者。

       在20世纪20年代,农讲所是中国农民运动的摇篮。很少人知道,农民运动的星星之火最早是在90多年前从广州农讲所向全国燎原的。自1924年共产党人彭湃创办广州农讲所开始,到毛泽东主办第六届农讲所,广州农讲所共培养了800多名学员。“大革命初期,广东成为农民运动中心与农讲所的建立是密切相关的,这里可以说是全国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母校’。”颜馆长说。

       在农讲所,记者看到一份由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发出的毛泽东的委任状,“农民部提出请委派毛泽东同志为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时间是1926年3月。当时毛泽东仅33岁,这是他第三次来广州。据介绍,毛泽东在农讲所除了主持工作,还给学员上课。他讲解的课程包括《中国农民问题》《农村教育》《地理》三门,是所有25门课程中最重要的内容。第六届农讲所教员21位,其中共产党人就占了16位。

       在这里,学员不仅学习前沿的革命理论和军事理论,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进行严格的军事训练。“毛泽东办农讲所非常有远见,他意识到革命不只是开展农民运动,还要开展军事斗争。所有学员毕业后都回家乡发展,建农会,开展武装斗争,不少学员都成为当地农工运动的领导者,当时全国发展了900万名农民协会会员。可以说,农讲所在大革命时期就在全国各地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大革命失败,共产党人在城市起义失败后,起义军能够顺利实现向农村转移,得益于早期的农民运动打好了基础,如此革命的种子才能保存下来。”颜馆长说。

       农讲所纪念馆珍藏着一枚铜质证章,刻有“中国国民党农民运动讲习所”字样,这个证章是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河北籍学员解学海佩戴过的,也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开办农讲所最有力的见证。这样的证章全中国只发现了两个,一个在广州,一个在广西,属于国家一级文物。

       今年农讲所参观团体增速显著,7月农讲所每日有超过5000人次入馆参观,8月每天也有3000~4000人次。在最近举行的首届广东红色故事讲解员大赛中,农讲所讲解员伍嘉希、张现宝分别荣获“金牌讲解员”和“优秀讲解员”称号,充满活力朝气的他们正用年轻的话语,为讲好农讲所的红色历史故事发出最强音。

       黄埔军校:锻造革命军人的摇篮

       孩子们在昔日黄埔军校学生训练过的场地上开展活动。

       从广州鱼珠码头坐10多分钟水巴,就到了长洲岛黄埔军校。在两棵百年细叶榕的翠枝绿叶间,校门口“陆军军官学校”几个大字格外显眼,大批游客在雨中拍照留念。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保卫科科长梁莹说:“今天人还不算多的,最多的时候一天2万多游客。”

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先生于1924年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创办的一所新型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在中国近代史上的辉煌,离不开诸多共产党人在革命奋斗史中的精彩演绎。

       在黄埔军校展厅,有一副有趣的对联:“升官发财请往他处,贪生畏死勿入斯门。”横批为:“革命者来。”这副对联曾张贴在军校码头牌楼左右两边,表达了军校师生投军报国决心。校规如铁渗透在军校生活方方面面。记者在学生宿舍参观看到,学生们睡的是大通铺、硬板床,床上的被子叠成有棱有角的整齐划一的四方豆腐块。梁莹告诉记者,学生们每天早上5时准时起床,十分钟内整理完内务,每日三餐,限在十分钟吃完,不得谈话和发出声响。从1924年6月16日成立到1930年,黄埔军校共培养了一万两千多名学生,在这里,学生们顺利完成了从学生到军人的转变。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杨琪说,黄埔军校为中国共产党培养了大批军事和政治人才,包括周恩来在内的大批共产党人在黄埔军校工作和学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10位元帅中有5位出自黄埔军校。据有关资料估计,黄埔军校前六期中共党员不少于1000人,约占1927年初广东省党员人数的十分之一,全国党员人数的百分之一点三。

       “不仅知道枪是怎样放法,而且要知道枪向什么人放”。杨琪直言:“黄埔军校有别于当时其他旧式军校,主要在于有中国共产党的加入和独具特色的政治教育。”他说,特别是自1924年11月周恩来担任黄埔军校第3任政治部主任以后,搭建起完善的政治工作框架,军校面貌焕然一新。据介绍,继周恩来之后,熊雄等多位共产党人先后主持军校政治部工作,萧楚女、恽代英、聂荣臻等共产党人来到军校任政治教官,包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史、苏俄研究、社会主义运动在内的20多门政治课目陆续走进学员课堂。黄埔军校蓬勃开展的政治工作,锻造出一批为政治理想而战的军官。

       在血与火的洗礼中铸就的以中华民族利益至上的爱国情怀,成为黄埔精神的精髓,生生不息。如今,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已经成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去年接待游客180万余人次,今年有望超过200万人次。梁莹说,黄埔军校充分挖掘黄埔军校红色资源,开发党员教育体验式课程,走进学生宿舍“叠豆腐块”,体验“行军饭”,听革命故事,为烈士折小白花等,深受党员欢迎。孩子们到这里可以参加“军事文化研学”,从小在心底播下爱国主义的种子。

       广州起义:建立中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

       红色主题沉浸式话剧《1927·广州起义》吸引了大批观众。

      “同志,你愿意和我一起参加广州起义吗?”“我愿意!”……周六晚上7时许,在广州起义路上的广州起义纪念馆内,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红色主题沉浸式话剧《1927·广州起义》拉开帷幕,记者与40多位男女老少观众和演员一起紧张而又兴奋地走进博物馆,佩戴广州起义标志红布带,拿上镰刀斧头,唱起《国际歌》,挥舞红旗,重返1927年那场风云激荡的广州起义……

      1927年12月11日凌晨,广州起义的枪声在羊城鸣响。广州起义总指挥部公开举起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旗帜,将参加起义的部队统称为工农红军,由叶挺担任总司令。在张太雷、叶挺、叶剑英、周文雍等领导下,约6000余名起义军向广州市各个要点发起突然袭击。经数小时激战,起义军顺利占领了广州城绝大部分地区。清晨6时许,广州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城市苏维埃政权,后人誉为“广州公社”“东方巴黎公社”。

      在广州起义纪念馆展览馆一楼,陈列着一条褪色泛白的红领带。这条红领带是起义军当年佩戴的标识,它见证了广州起义的血雨腥风。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杨琪说:“广州起义爆发后,起义军每个人在脖子上系上这个标识,用来跟敌人区分。这条红领带是当时赤卫队中队长杨馨坤的。起义失败后,他到苏维埃起义拥护大会会场,把红领带以及墙上的标语一起带回家乡英德宿山,装进一个盛骨灰的陶埕里,躲过一次次的检查,才得以保存下来。”

      距广州起义纪念馆不远,是羊城另一处与广州起义血脉相连的重要纪念场所——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当年广州起义经过三天浴血奋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而告失败,5700多名起义军民惨遭反动派杀害,部分烈士遗骸葬于红花岗。为此,朱德曾作诗怀念:“红花岗上放红花,血迹未干映彩霞。”

      记者在采访中,游曦这个名字频频被提起。1927年,游曦加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是中国革命第一代女兵。广州起义爆发以后,游曦的女兵班在珠江长堤死守,阻击敌人后续部队渡江。她鼓舞战士说:“我们宁愿流尽最后一滴血来保卫苏维埃政权。”最后,子弹打光了,刺刀也拼缺了,游曦和战友们与敌人经过激烈搏斗献出年轻生命,牺牲时她年仅19岁……游曦这段壮烈的革命故事也在《1927·广州起义》话剧中充分展现,当游曦和女兵们一个个倒下时,观众无不动容。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最后,45分钟的《1927·广州起义》以演员们带领观众们重温入党誓词庄严结束。记者看到,尽管多次参演,一些演员脸上仍淌着泪水,一些观众也是红了眼眶。

      来自广州市话剧团的主演李跃辉说,参演这部话剧,是“向英雄致敬”。“广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英雄城市,需要这样一部红色经典展现广州人民勇于抗争、敢为人先的革命精神。”记者看到,演出结束后,不少观众纷纷要求与演员合影。

杨琪馆长告诉记者,《1927·广州起义》将红色主题与沉浸式话剧结合,在全国范围内可以说是首创。自今年7月1日公演开始反响热烈,至今已演出30多场,话剧排期一经公布几分钟就约满。由于场地有限,每场预计40人,但最终都会来到七八十人。

      “广州起义继南昌,旗帜鲜明见主张。只有人民救中国,更无道路是康庄……”这是董必武笔下的广州起义。这次起义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一道,是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创建人民军队的伟大开端。

      声音:1923年到1927年是中国共产党的“广州时期”

曾庆榴


      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曾庆榴教授:广东地方党组织创立于1920年,是继上海、北京之后率先成立共产党的地区。陈独秀亲自指导并参加了广东建党工作,并担任了广东第一任支部书记。

      在1924年至1927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中,广州是策源地。中共中央局于1923年5月至9月迁至广州,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所著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21-1949)》中就提到——“中共中央机关约于1923年5月由上海迁至广州 ”。此时,许多党的早期领导人来过广州,比如,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瞿秋白、刘少奇、李立三等,可以说,1923年到1927年是中国共产党的“广州时期”。

      中共三大聚集了党的早期重要领导干部,如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蔡和森、张太雷等。三大是中共从小组型的党向全国性大党发展的一次会议,自此中国共产党走向了全国政治舞台。三大召开时全国共产党员为400多名,到四大时发展到900多人,到了五大已经发展到5.9万多名党员。广东的党员人数在1927年春发展到近万人,是当时全国辖区最广、党员人数最多的地方党组织之一。

      农讲所与黄埔军校是国共合作很重要的体现,黄埔军校与农讲所差不多时间开办,在广州,农讲所办了六届,黄埔军校也办了六届。早期中共干部关注农民问题,把眼光集中在农村,有这样的眼光在当时是实现国共合作的基础,孙中山先生曾提出“耕者有其田”。农讲所是培养农民干部的摇篮,800多名学生分到全国各地成为农民骨干,全国各地的农讲所也是以广州农讲所为蓝本发展起来的。

      参加黄埔建校、建军,是共产党人从不懂得军事的重要到重视军事的转变。毛泽东说:党在幼年时不懂得军事的重要,但“从1924年参加黄埔军事学校开始,已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开始懂得了军事的重要。”黄埔军校的强项,毫无疑问是政治教育与军队政治工作。这是黄埔军校之所以成为一代名校的根本原因所在。思想建校和政治建军是共产党人在黄埔军校的主要建树。黄埔军校为八一建军提供了一个政治建军的模板。

      共产党人独立掌握军队,尝试于黄埔军校。铁甲车队和叶挺独立团在两次东征、北伐战争中,克敌制胜,威震敌胆,屡建奇功,这是中共独立组织和领导军队的开端。

      广州起义是革命低潮中挽救中国革命的一次英勇尝试。

      中共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

      广州日报联合出品

      总策划:易立

      总统筹:谢涛

      执行统筹:张丽红、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