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兆征、林伟民与中国工人运动”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统计表下载           
当前位置:学习教育>口述历史
回忆邓小平1992年南方之行
2018-06-01
来源: 作者:

谢非打电话告诉我说:“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将要来了!”

小平同志在深圳一直很兴奋,说了一句让人震惊的话,“那些人尽讲屁话”

小平同志提出要主要“防左”,他说:“我一生三次挨整,都是‘左’!”

在从深圳市区去蛇口途中,小平同志说,实际上我们要搞的是共同富裕

小平同志视察珠海期间,一再谈到要加快发展,说发展慢了就等于停滞

 

陈开枝的回忆

我是1964年8月5日奉调到广东省委工作,1992年陪小平同志视察南方以后,离开省委机关,到广州市工作。在这29年的工作中,除了做省委主要领导的秘书以外,又当了8年秘书处长、8年副秘书长。1985年接任副秘书长后,分管中央领导到广东视察的接待和安全保卫工作。1992年邓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时,我是全程操办。

回忆小平同志视察南方的情景,看看今天我们党和国家的发展,就会更加深刻地理解小平同志视察南方的重大意义。我认为:我国的改革开放有今天这样的变化,同小平同志这次视察有着直接联系。大家都读了《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最后那篇文章。他也说了,这是作为终篇之作,也是对全党作出的一个交代。我认为,小平同志这次视察南方,是一个战略性的举动。

当时的情景,我现在仍记忆犹新。1992年1月1日,我到南海市的一个镇去检查工作。上午10点,谢非同志用我们能够听得懂的语言打电话告诉我说:“我们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将要来了!”他要我回机要室看电报,作出一个计划安排。我听后,非常兴奋。我对南海市委书记、市长说:“我有急事马上要走。”他们要我吃了午饭再走,我说不行。我离开南海回到机要室,看到了中央办公厅给广东省委发来的密码电报,内容很简单,只有两行字:小平同志要到南方休息,请广东省委做好安全、接待工作。我看完这个电报,对身边的同志说:小平同志这次来广东可能不光是休息,可能会有大的举动。我们立刻明确了这样一个指导思想:小平同志已经88岁高龄了,很难说再有第三、第四次这样的举动了(改革开放以后,小平同志第一次视察南方是1984年,这是第二次)。他这次来,我们不仅要把安全保卫工作和他的生活安排好,让他休息好,而且要利用这次机会,让小平同志把他的思想谈出来。另外,还要让他多看一看他自己耕耘的改革开放试验田的变化情况。所以,1月1日当天,我们就研究了他要去的地方、要做的准备工作。

1月3日,由三人组成的先遣组由北京来到广州。我把我们的想法告诉他们:这次来,不仅仅休息,一定要把他的思想留下来,要多看一些地方。他们的计划是:专列直达深圳,在深圳住几天,坐船去珠海,在珠海看几天,再坐船回深圳,然后从深圳离开广东去上海。我对他们说:这个方案,一个是在海上奔波两次不大安全,再一个是不能看到珠江三角洲的变化。我说,最好在看了珠海以后,从中山、顺德回广州,沿途再看看容声冰箱厂,看看三角洲这些地方的变化。另外,想让部队和省里几套班子的领导见一见小平同志。北京来的先遣组基本上同意我提出的这个路线。随后,我们就派车去深圳、珠海、三角洲选点。我跟先遣组的负责同志说,为了留下一些历史资料,最好让南方日报社、广东电视台和新华社三家的记者跟着。他们也同意了。

我们从小平同志视察南方的几个情节中,能够体会到他当时的心情。首先第一个情节:专列到武昌后,停车加水20分钟。他下来到月台上散步。湖北省委书记关广富和省长郭树言在休息室等着。小平同志身边的工作人员跟他说:湖北的书记、省长都在里面,要不要见一见?小平同志说:“那好啊,见一下吧。”他们就从休息室走出来,到月台上陪老人家散步。一见面,老人家开口第一句话就问:“你们的生产搞得怎么样啊?你们的经济搞得怎么样啊?”关广富向老人家汇报了情况。接着,老人家就说了一通话,如作风要扎实,去抓工作、抓经济,等等。小平同志到深圳以后,我们问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小平同志在湖北谈了什么?他说:谈话不多,整理后一共不到500个字。小平同志在武昌的谈话,主要是谈作风问题的。传回北京后,中央办公厅很快就发了个文件,作出了关于加强作风建设的六条规定,即六个不准。

第二个情节是,按照原来的计划,1月19日上午9点小平同志抵达深圳以后,上午休息,下午参观。但小平同志到宾馆后很快就走出来了,说要出去。我说:都商量好了,下午再出去。先休息吧。他说:“你不知道,我坐不住。”他说他也听到了关于深圳的一些怪话。他一定要出去看看深圳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最后,我们只好陪着他去散步,给他汇报了一些情况。

第三个情节是,小平同志下午出去看市容,把深圳看了一个遍。沿途他一直很兴奋,看到了这里的变化、那里的变化。回到宾馆下车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让我更加震惊的话。他说:“那些人尽讲屁话!”他认为,那些攻击改革开放的人都在胡说八道。

总之,这三个小情节,可以看出他当时的心情。本来,他对中国应当怎么走,1989年政治风波以后应该怎么走,已经说清楚了。他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已经讲得很清楚:改革开放没有错,一定要高举改革开放这个旗帜。但是,在怎么走的问题上,当时确实有干扰。有人认为多一分外资企业,就多一分资本主义,就是一种很典型的舆论观点。

小平同志是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面临这样严峻考验的历史关头视察南方,并发表南方谈话的。本来,他可以在北京找人谈他的想法,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他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广东后,也没有开干部会来谈。我想,他主要是考虑自己已经退休了,是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他视察南方期间,见到工人就跟工人谈,到哪个场合,坐下来就谈。他曾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在视察南方期间,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更加深了对这两句话的理解,从中看出他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胸怀和风格:非常忧国忧民,担心改革开放的方向会被扭转。于是,他就采取了这样一个办法:把自己的思想留下来。最后,小平同志的这些思想,奠定了党的十四大的思想理论基础,并为全党所接受。

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的内容很丰富。就我自己的理解,小平同志的南方谈话,明确了下面几个重要问题:

第一,他反复讲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并强调说:这条基本路线一定不能动摇。这条路线是用沉重的代价换来的,总结了国内外的经验。

第二,他反复讲要抓发展,强调“发展是硬道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珠海仿真厂的一个车间里,他举着手大声地对工人们讲:我们落后几千年了,决不能这样维持下去了;落后就要挨打;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生产力,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第三,他特别强调要坚持“两手抓”,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能搞得像资本主义那样乌烟瘴气,那样就失败了。他很重视新加坡的经验,提倡借鉴新加坡的经验,即要注意精神文明建设。

第四,他也十分重视反“左”的问题。这个问题,他在许多场合都谈了。但他谈得最透彻的一次,是在从深圳去珠海的船上。那次,我们六七个人围着他,谢非同志向他简要汇报了广东的发展情况。接着,小平同志就谈起来,谈了1个多小时。他说:经济能够发展多快就要发展多快,要有跳跃式的发展。广东一定要追赶“四小龙”,要用20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他还说:一定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思想要解放。他说:“我告诉你们,我邓小平就没有读过多少书,没读过多少大部头。但是,读过《联共(布)简史》,读过《共产党宣言》。我只是用马列的这些基本观点来研究中国的问题。”他还说:“‘左’的东西长期根深蒂固地影响着我们党。纵观我们党七十年的历史,‘左’,好像革命,实际是害死人。不解决‘左’的问题,就不能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

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期间,走到哪里谈到哪里。但是,他谈话的思路是非常清楚的:当时要解决什么问题、明确什么问题,当时党内有些什么思想障碍,以及对这些问题应该怎么回答……他对这些问题都作出了正确的回答。我觉得,只有把这些谈话放在一定的历史背景下来看,才能看到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意义的伟大,作用的巨大。

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中心意思,就是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抓住当前有利时机,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党的十四大以后,我们党和国家事业的蓬勃发展,与小平同志这些思想的指导分不开。同时,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在实践中又有发展。由此,我感觉到,我们国家是非常有希望的。

作为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见证者,我经常回忆起小平同志当时的音容笑貌,感觉这是对我的极大鞭策和鼓舞。作为一个普通党员,我没有道理不做好工作。小平同志此举表明,他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啊!通过陪他视察南方,我的灵魂也得到了净化,从他身上汲取了无穷的精神力量。我深信,在这种力量的感召下,我们一定能够乘风破浪,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陈建华的回忆

1992年是改革开放以来小平同志第二次视察南方。我当时担任谢非同志的秘书,按照谢非同志的要求,负责小平同志谈话的录音、整理工作。最初,没有安排这个任务,因为一开始说是来休息的,不作指示,不讲话,不听汇报,不题词,不见报。

小平同志的专列是在1月19日上午9点多钟抵达深圳的。谢非同志和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市长郑良玉等领导同志前去迎接。到深圳迎宾馆的桂园下榻后,小平同志刚进房不一会儿,就又走了出来,说坐不住,要出去走走。

我觉得,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整个思路,就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问题。核心是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发展,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决心和信心问题谈得比较多,也讲一些对历史的回顾。

按照预定的安排,上午休息,下午出去看。小平同志当时不抽烟,只喝一点加饭酒,一餐一杯。他到深圳后的第二天,去了国贸大厦。在那里,李灏和谢非同志分别汇报了深圳和广东的改革发展情况。简单汇报后,小平同志开始讲话。当时,很多人感到措手不及,因为没想到他要讲话,事先没有准备。小平同志讲话时,我站在他的后面。他一开始讲,我就按下了录音机的按钮,开始录音,把讲话内容完整地录下来。其他人多数都没来得及做记录。那天,他讲了很重要的一些话,比如:讲中国还是要发展,不发展跟周边一比就不行了。他还说:苏东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一夜之间就完了。中国为什么没有倒?外国人说因为有我在。这个话有点道理。他说,中国不能乱。外国希望中国乱,乱了对外国有什么好处?一乱,肯定会有很多人跑出去,还带着枪,那样,世界就乱了。

在国贸大厦,小平同志前后讲了30多分钟。第二、第三天,包括在植物园,小平同志谈的几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是:一个是股市问题,他说要允许大胆地试,起码试几年,不行就关,还可以留个尾巴。一个问题是,再用二十年,我们可以走出一个基本定型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这是去植物园种树回来时讲的。谢非同志为了更明确时间,问:“小平同志,是从现在开始,还是从改革开放开始?”小平同志说:“再用二十年”(即从1992年开始)。在小平同志的讲话里,始终贯穿着一个时间观念,比如:2050年、本世纪末、翻两番、第二步走、第三步走、20年赶上“四小龙”、香港50年不变、党的基本路线坚持100年不动摇,等等。还有一个是,要搞改革开放,没有一点闯劲不行。他说:搞改革开放,办经济特区,一开始就有人反对。要允许看嘛!现在已经不是允许看的问题了,而是要大胆地闯。再一个是要坚持党的基本路线100年不动摇。他强调:不要动,不要改变现行的路线方针政策。谁要改变,老百姓不答应。只要我们能够坚持发展,再过一百年,中国就富强了。现在我们就那么一点家当。但是,今后十年会有更大的发展,到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基本上实现小康了,社会主义就会更有生命力。资本主义是会衰亡的。他始终坚信:社会主义一定会战胜资本主义,这是一个替代的过程。我觉得,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贯穿的一条主线,就是对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那种信念、那种坚持,并对之阐述得特别充分。

在深圳,小平同志还谈了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更有现实意义的问题,那就是社会主义是什么?他说,实际上我们要搞的是共同富裕。他说:广东现在富了,很多地方的人跑到这里来打工,我家乡四川就有很多人跑到这里来。这些话是在从深圳市区去蛇口的途中讲的。当时,我还跟他开玩笑说:“小平同志,有个牌子上写着‘欢迎您到蛇口来!’”毛毛翻译给他听,他笑了笑,没有说话。谢非同志对他说:“现在广东的发展也很不平衡,山区还是比较穷。”小平同志说:你首先要把广东的贫富差距问题解决好。其次东部要支援西部,但不要养懒人。他说:这个快了不行、太早不行,太慢也不行。十年内不要动。李灏同志又问起时间问题:“小平同志,那是到什么时候?”他回答说:“本世纪末吧。”在船上,他还谈了关于马克思主义、关于反“左”的一些问题。他说:“我一生三次挨整,都是‘左’!”他提出要主要防止“左”。

小平同志在深圳还提出广东力争用20年时间追赶亚洲“四小龙”问题。他到深圳的第二天就对广东提出了这个要求。当天晚上,谢非同志叫我算算,我一直算到第二天凌晨4点钟。因为当时广东的人均GDP是很低的,只有1000多元。要搞到“四小龙”的水平,怎么算也不行。他在从深圳去珠海的船上讲:“广东始终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龙头。但是,你们要善于藏拙。要把尾巴夹得紧紧的。”广东要带好头,不仅经济要上去,精神文明建设也要上去。谢非同志在船上还把那天算账的情况给小平同志作了汇报:在总体上、经济总量上可以超过“四小龙”,但人均还有较大差距。后来,从广东的实际出发,制定了一个珠江三角洲经济区的规划,经过20年的建设,珠江三角洲完全可以达到台湾、香港、新加坡和韩国的水平。党的十四大提出:“力争经过二十年的努力,使广东及其他有条件的地方成为我国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地区。”我们算完以后,小平同志就指着广东地图,谢非同志给他汇报说:我们也分三块。一块是珠江三角洲,人口占1/3左右,工业产值占80%,GDP占70%,出口占80%,这叫第一世界;东西两翼也是沿海地区,但还不富裕,算第二世界;其他的……小平同志说:那其他的就是第三世界?谢非说:是啊。小平同志说:“要得,要得。”

小平同志在船上还谈了其他一些问题,即关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问题、关于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的问题。他说:我没有别的,就是相信毛主席倡导的实事求是,就是要实事求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我也只是学了个ABC,但是,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就是要胆子大一点,要敢闯,头脑清醒,错了就改,错了就纠正。这就问题不大。要讲问题,我们的问题还少啊?什么时候问题少过?把它解决了就是了嘛。我们听后,非常受感动,受鼓舞,受教育。他风趣地说,广州军区司的令员朱敦法,他在淮海战役的时候还是个娃娃,是个连长,他带兵打仗可以,我不行,我没有带过兵,我指挥大兵团作战可以。他讲这话的意思是说,要有宏观的思维,要有这种意识。

小平同志到珠海后,去看了几家工厂,主要是科技方面的。在江海电子厂,在生物公司,在亚洲仿真控制有限公司,都谈了中国的科技问题。他说:中国应该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他以钱学森为例,说当时搞“两弹”,只给了他100名中学生,很艰苦啊,都是从基本的东西学起。现在条件多好啊,以前哪有这样好的设备呀。一个珠海就有这么多的科技人员,那全国就更多了。再过十年,我们的实力会更加强大。但是一定要开放,要走出去。不开放,鼻子不通,信息不灵。他指出,在海外的中国人回国,不管过去政治态度如何,都可以回来,好好安排。要告诉他们,只有我们才相信他们,只有祖国才真正相信他们。他坚持要握一握年轻人的手,并且说“你们是中国的希望”。他说:“我老了。但是呢,我要多看点新鲜的,新东西,越新越好。新的东西多了,人民高兴,我高兴,中国高兴。中国已经穷了几千年了,是改变的时候了。要靠你们,在世界上,中国科技应该占有一席之地。要靠你们。”

在江海电子厂,他还讲了一段很重要的话。那家厂很简易,是浙江的两位科技人员夫妇辞职下海,在珠海办的一家电子加工厂。他参观出来后,跟谢非同志说:“这家厂子姓社不姓资。”后来,谢非同志在给省委的报告里引用这段话时,讲:“不要随意贴上姓社姓资的标签。”

小平同志视察珠海期间,一再谈到要加快发展,说发展慢了就等于停滞。我觉得,他在珠海主要就是谈这个问题。其间,有过一个插曲,促成了后来的浦东开发。那天,我们从外面回来,快到中午了,车子要进石景山大门的时候,梁广大同志说:我们的财政收入,从几百万发展到现在的8个多亿了。小平同志马上说:搞特区啊,当时深圳考虑的是靠着香港,珠海考虑的是面对着澳门。汕头呢,是华侨多。厦门呢,是台湾。我有一个失误,就是没把上海搞成特区。因为路程很近,只有几百米,他讲到这里的时候,车子已经到宾馆门口了,有人便喊,“行了!老爷子,下车了!下车了!”我说,“不要,不要下车。”于是,大家又坐了下来,听他把话讲完。因为年龄的关系,小平同志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继续说道:“这是我一个失误。我当时就没有考虑到上海,上海人多精明哟。”当天晚上,我在整理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材料的时候,把这段内容完整地整理进去。党的十四大之后,中央决定建浦东新区,实行比特区更“特”的政策。

我觉得,在中共党史上,在改革开放史上,小平同志视察南方,是建国以来一个重大的事件。可以说是掀起了第二轮改革开放的高潮。小平同志视察南方,在国际共运史上也有一定的位置。广东这十年来的发展,完全是按照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谈话的要求,按照“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坚定不移,大步往前走的结果。我认为,对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研究小平同志的思想,很有意义。

 

姚欣耀的回忆

小平同志视察南方,要从1991年夏天说起。那年六七月份,邓朴方来深圳,住在松园别墅。我陪李灏同志去看他。李灏对他说:你要回去了,问老人家好,请他再来,这些年又有很大变化。邓朴方回答说:我们一起做工作,有可能到冬天来。此后,李灏多次找我们谈话,说看来争取小平同志来深圳是有希望的,从现在起就要开始做准备工作。根据市委的要求,我们接待办及时提出了整治、装修柏园和桂园别墅的报告。李灏同志及市政府有关领导批复后,就动工了,还修建了一条专门供小平同志散步的小路。

小平同志来深圳时,我参与整个接待工作,从头到尾都参加了,还记了工作日记。当时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深圳方面的接待方案和思路,经市委主要领导审定拍板:第一站到国贸大厦,上旋转餐厅看深圳全景;第二站去看皇岗口岸;第三站去民俗村,了解深圳的精神文明建设;第四站看先科,了解科技方面的情况;第五站去渔民村(当时因气候原因且已经没有了渔民,只有村,加上道路又不好走,结果没有去);第六站去仙湖植物园植树。

小平同志的专列于1月19日上午9点到达。毛毛搀扶他下车。虽然坐了两天两夜的车,但一点也看不出他有疲劳感。谢非同志上前迎接:“小平同志,我们非常想念您!”李灏说:“小平同志,我们深圳人民欢迎您来视察。”毛毛就对他讲:“人民欢迎你,谢非、李灏欢迎你。”迎接的车队到了迎宾馆后,在小平同志步入别墅时,我在旁边对小平同志说:“首长,这是桂园别墅,1984年您住过的地方。”小平同志点头说:“我记不住了”。我又说:“首长,这房子又装了一下,房间小了一点。”小平同志说:“房还是小点的好。”他说话的声音很洪亮。

进房不到10分钟,小平同志就走了出来。小平同志身边的工作人员孙勇对我说:“小姚,快、快,小平同志要到外面走走。”我说:“没有安排呀。”小平同志刚到,就这么急着到外面去看,当时我们都感到很惊讶。

我们只好提前按准备的路线走,到皇岗区看市容。小平同志兴奋地说:深圳变化这么快、这么大,我想不到。他还说:看来,我也有失误的地方,应该把上海也放进来就好了。

孙勇同志对我说:小平同志高兴了。看来深圳不错。

午饭,小平同志一家在一起吃的,没有宴请。我们和工作人员一起就餐,因菜肴多了,没有吃完,孙勇同志批评说:小平同志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非常严格,他心里总是想着全国人民,你们要注意节约啊!

20日上午9点30分,小平同志来到国贸大厦。老百姓听说他来了,全都聚集在路边。看到小平同志后,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这显示出深圳人民对小平同志的热爱。小平同志的一些重要谈话,主要是在这里讲的。当天上午离开国贸后,接着又去了先科。在国贸,小平同志与群众接触的热烈场面,使负责警卫的同志感到为难。为了做好第二天去民俗村的安全工作,当天下午又作了进一步的研究。

21日上午,车队直接开到了民俗村内。像往常一样,一些游客在里面游览。小平同志坚持乘坐电瓶车游览与群众见面,并频频向大家招手。

22日上午,去仙湖植物园。在那里,小平同志亲手种下了一棵“高山榕”。植树结束后,小平同志自己走了十数步,尽显伟人风采。当时,电视台的同志“紧急行动”,拍摄下这一珍贵的镜头。由于当时的风比较大,毛毛和孙勇劝他赶快上车,往回走。小平同志说:“就走啊?”“真不自由。”

小平同志在深圳的讲话主要是在国贸大厦讲的。当时,李灏、谢非同志汇报后,小平同志讲话。他在深圳讲话的主要内容有:姓社姓资的问题,要坚持两手抓,要敢闯、加快发展,党的基本路线要坚持一百年不动摇,要少说空话、反对腐败。有时在迎宾馆散步时,边听谢非、李灏同志汇报,还边插话。一次,当李灏同志讲到“改革开放有一定阻力”时,小平同志回过头来坚定地说:“是拦路虎,就赶走;是绊脚石,就踢开。”“改革开放一定要搞下去,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此话在国贸旋转餐厅听汇报时又说一次)在民俗村,他主要讲了共同富裕的问题,说:要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贫穷地区共同致富。

小平同志离开深圳之前,还接见了有关领导和工作人员,并分别与他们合影留念。照相的顺序是:第一批是广东省委书记谢非、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广州军区领导以及深圳五大班子领导;第二批是参加接待工作的全部人员;第三批是公安警卫交警等人员;第四批是执勤武警部队的同志。

小平同志离开深圳不几天,任仲夷同志来了。他问我有没有作记录,还说:小平同志来深圳讲话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将会掀起一个新的大波涛。他告诉我:“应该有思想准备,赶快整理。”我听了这话,很是激动。后来,周南同志见到李灏书记时说:“深圳把小平同志请来了,这不仅对深圳,而且对全国的改革开放都会起很大的推动作用。”

我觉得,在接待小平同志的几天时间里,自己受到了很大教育。一是小平同志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俭朴,没有给地方负责接待的同志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二是他心里始终装着人民群众,非常热爱人民;三是他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非常关注;四是对中国下一步应当怎么走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小平同志的谈话虽然是脱口而出,但又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认为他讲话的内容,无论是思想性,还是科学性,都是最高水平的。参加接待小平同志后,我曾对自己的亲属讲:“要是小平同志再年轻十岁就好了!”

(摘自:欧阳淞 曲青山主编:《红色往事:党史人物忆党史》,济南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