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广州起义90周年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关于纪念八一起义军三河坝战役90周年学术研讨会征文通知 站内搜索:

回忆我由香港去九连山游击区的经历

2016年03月10日     来源:广东党史网

编者按:李明宗,男,1922年生,五华县人。国立中山大学毕业,1938年参加党的外围组织,1940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小学、师范学校教师、校长,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二支队政治部宣教科长、党支部书记:中共东江地委东江通讯社副社长、政策研究室农村组长;广东省教育厅办公室副主任、党支部书记:《新中医》、《武林》杂志主编、名誉主编;广东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广东省老区建设研究会理事等职。1983年12月离休,厅级。近日,李明宗老人不顾年事已高,提笔追述他于1948年8月由香港到九连山游击区至1949年10月东江全面解放的这段难忘的经历。现刊登于此,以飨读者。

1948年进香港《华商报》前,我在广东惠州师范学校教书。秘密组织读书会,教育动员学生去游击区参加武装斗争。学生被捕,我因而暴露。校长正要上报国民党专员公署逮捕我时,我急离学校去香港,见到李汉兴(曾任中共五华县委书记,当时是中共香港市委副书记,我的中大同学)。他对我说,“梁哥(梁威林)早已决定要你去九连山游击区工作。”他话锋一转,“现在去九连山游击区的地下交通线,因被国民党封锁不能去。”接着他又说,他与在《华商报》工作的陈景文商量,让我先去《华商报》工作,等待通知。于是我改名李叶。到《华商报》经理部负责海外发行工作。8月10日,《华商报》经理杨奇通知,我可以去东江游击区了。我即交待报社的工作,按照通知约定的时间、地点、暗号,在一间茶楼与吴坚见面,商量奔赴九连山游击区的事情。

留在江南支队做民运工作

在地下交通员的带领下,我化装为商人,在九龙大埔登船,偷渡去沙头角。夜间步行,翻越梧桐山,到达江南游击区根据地坪山,见到江南支队政治部主任刘宣同志。我去九连山游击区的地下交通要经惠紫边的安墩游击根据地,正好尹林平同志要率部队东上去安墩,刘宣同志即安排我随尹林平同志带的部队去。我与支队政治部保卫科同志一起行军宿营。科长周权,听到我是香港《华商报》来的,热情照料。晚上夜行军更加关心备至,怕我掉队。绕过国民党驻军的淡水镇,过稔(山)、平(山)公路时,打伏击战、消灭敌人一个排。经过多祝镇时、佯攻多祝,迫使敌人不敢出来。我们部队顺利登上一个大山,山上住着少数民族畬族几家人。稍事休息后,继续下山,再走几十里路,到达江南支队司令部所在地安墩游击根据地黄石磜村。见到江南支队王鲁明政委、才安定住下来。尹林平同志也住在支队司令部。

安墩,是惠阳、紫金边的山区,属惠阳县管辖(现属惠东县)。山高林密,交通不便,距县城惠州一百多公里。国民党政府鞭长莫及,统治薄弱。土地革命时,这个地区的高潭,曾成立苏维埃政府;抗日战争时,这里又是东江纵队活动的根据地;解放战争后,又开辟为江南支队的游击根据地。1948年3月,江南支队司令部在安墩鹞子岭村成立。1949年1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与闽粤赣边纵队,滇桂黔边纵队联合发表成立宣言,就是在安墩。粤赣湘边纵队司令部、政治部、住在安墩的黄沙村。纵队司令员尹林平,政治部主任左洪涛都住在这里。

我在江南支队司令部住了十多天,因去九连山游击区的地下交通中断,不能走,闲着没事干。我要求王鲁明政委给我分配点工作做,他派我去苏丹的民运队。我由香港初到游击区,所见所闻,一切都感到新鲜,曾写通讯报导去香港,其中就写了苏丹。我在支队司令部初次见到苏丹。据同志们说,她原是香港回来参加部队的女学生,共产党员,初在连队当排文化教员,后在连队当指导员,曾参加沙鱼涌、山子下、红花岭的战斗,后调到司令部直接领导的民运队当队长。我看到她身穿列宁装,腰挂左轮手枪,飒爽英姿,印象很深。现在派我去苏丹的民运队,我很高兴地去了。队员中有何汝(以后是省委党校教授)、陆明、文风(现已故)、何燕(解放初在省政府工作,后去了加拿大)等。我年纪较大,她们都尊称我“大哥”。以后熟了,给我一个绰号叫TV宋,说我戴着眼镜像宋子文。我和她们一起在司令部附近的合水坝、黄石磜、富地坑、鹞子岭、佐坑等村,发动群众,组织农会、妇女会。我和她们一起工作,有说有笑,毫无顾忌。回想1947年7月,“东纵”北撤后,东江后东特委留下坚持斗争的副书记钟俊贤,由香港扮作医药行商,到广州找到我,传达政治形势,说要作“十年黑暗”艰苦斗争的思想准备,要尽量利用社会关系掩护,进行合法斗争。现在游击区、大声说话、愉快歌唱,“解放区的天,是我们的天”。形势变得这么快,实在难以意料。

1948年10月10日,国民党广东保安十三团1000多人,向安墩地区进袭。当敌人进袭,支队领导机关转移去三家村时,我和民运队的何汝、陆明、文风、何燕等转移去富地坑附近的深山密林的山窝里掩蔽。第二天派人去熟悉的群众家里,炒米送来吃。当打听到敌人过境后,我们才从山窝里出来,碰见王鲁明、尹林平先后带着警卫员来。向我们了解情况后,指示我们仍留在当地继续做群众工作。后我带几个民运队员去高潭,搞征粮和减租减息工作。我这时收到辗转寄来的家信,知道父亲病逝。我在游击区,不能回去奔丧。我是独子,极感哀痛。在高潭工作一个月,集中总结后,我调回司令部。

12月,纵队政治部成立政治大队,将200多人集中培训,学习形势、政策、群众路线。队长朱超,政委李福海和学员一起生活学习。这时,有一件事,使我终生难忘。梁威林老领导由九连山来安墩,参加粤赣湘边区党委会议,我意外见到他。这次见到,特别高兴。我亲切地叫声梁哥!紧紧握着他的手。他高兴地对我说,“你回来很好,九连山支队政治部等待你去”。我从香港回来是八月秋天,未带冬衣。在江南地区停留三个月,已是寒冷冬天。梁哥看到我仍穿着单衣,即将他穿着的皮夹克脱下给我穿。受到老领导的关心爱护,我顿时热遍全身,激动流泪。

政治大队举行开学典礼,区党委领导尹林平、黄松坚、梁威林、左洪涛、黄文俞等都来参加,并讲话。学习将结束时,还参加了1949年1月1日在安墩大草坪,隆重庆祝粤赣湘边纵队成立大会。一万多群众敲锣打鼓、抬着猪羊,热烈庆祝。政治大队学员演出话剧、歌舞,与军民同庆。